Ingrid Sischy

  • 2011年06月14日
    Par Ingrid Sischy
    向卡爾脫帽致敬 <BR/> 撰文:INGRID SISCHY

    向卡爾脫帽致敬
    撰文:INGRID SISCHY

    「我還是不確定自己到底是誰。」戈登.帕克斯(Gordon Parks)如此描述自己身為一個創作者的多重身份。「我沉醉在自己多元的創作世界中,到了最後,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誰。」事實上他當然知道自己的身分。他模糊了職業的分類,打破了各行業間的界限,樹立起一個燈塔般的榜樣。倘若設立一個以戈登.帕克斯命名的攝影獎項,那麼卡爾.拉格斐絕對是創意類別的獲獎人。這位大師頂著多個頭銜,身兼各種工作職責,簡直比凱特王妃與威廉王子皇室婚禮嘉賓頭上的禮帽,更加多彩多姿。

    以下略述拉格斐一天之內(晚上他也經常加班)工作時的多重身份,這比我所認識的其它人都還要多。拉格斐身為創意總監與時尚天才設計師,為香奈兒效力29年,為芬迪工作逾40年,創下了一項世界紀錄,還有以他之名命名的拉格斐品牌。他是一位自然揮灑創意天分的藝術家;一位飽覽群書的作者;一位致力於書籍出版事業的發行人;一位邀請至親好友參與拍攝,創造引人入勝卡薩維蒂式(Cassavetes)氛圍的電影製作者;一位再現已故普普藝術大師安迪.沃荷(Warhol)的演員與超級明星,同時亦是當前眾多拉格斐紀錄片中的男主角;他的才思敏捷,言語詼諧,是每個採訪者與作者夢想合作的對象;他是一位收藏家,眼光犀利獨到;他是一位室內設計師,令大多數專業人士欽佩有加。如果卡爾最喜愛的詩人之一伊莉莎白.畢曉普(Elizabeth Bishop)尚在人世,她肯定會欣賞他所撰寫的信箋。他是廣告業口袋裡的秘密武器,不僅為他所工作的品牌,如香奈兒與芬迪掌鏡拍攝廣告片,同時也為其它競爭品牌攝製。他熱衷於為所有的流行事物帶來沃荷式的氣息,從可口可樂到霜淇淋。他會感到疲倦嗎?卡爾可不會這麼說,他會謙遜地說自己才剛剛起步。如果你對他獻上祝賀之意,他會回答說「但這並不保證下一個一定成功」。

    什麼激發了卡爾與攝影的不解之緣?那是他的燈塔,他凡事均回歸到攝影,無論是建築、風景、人像畫、時尚,還是靜物。其它的時尚設計師在整天工作、辦完發表會,或是連續忙完一季之後,會選擇放鬆一下,而卡爾幾乎總是陶醉在為地下雜誌、具有影響力的視覺雜誌、廣告片,或是他自己的計畫拍攝照片。我們基於對攝影的共同熱愛而成為了好友。他幾乎看過每一本已出版的攝影集,而且還一直在閱覽新書。

    我們的第一次交談是在很久以前,那時卡爾剛開始認真投入攝影的世界,第一批作品立即吸引眾人目光,當中傳達出一股份量感,也許是他多年來觀察攝影作品而沉澱出的心得,當然其中也有他自己的敘事方式。大量的書籍、故事、攝影工作與隨後的廣告片,至今依然如此。觀看卡爾的攝影作品就能說明一切。我曾經與他在紐約、巴黎、洛杉磯與東京的大街上一同進行拍攝工作。每次都會聚集大批人群圍觀,造成交通堵塞。眾多粉絲們為了這位紮著馬尾、身穿白色高領襯衫、戴著墨鏡的偶像人物前來,高喊著「卡爾,我們愛你」。他經常為自己擁有如此高的名氣略感到驚訝,但仍舊保持著一貫有禮的態度,抬起頭向他們致謝,然後重新投入工作中。

    卡爾的高超能力並未只投入在自己的工作上。昨晚他抵達紐約,我們跟其它朋友共進了晚餐。他迫不及待要向我們展示一份他剛在法國找到的1914年罕見檔案:由保羅.伊里巴(Paul Iribe)設計,搭配多位作者撰寫的文本,其中包括奧古斯特.羅丹(Auguste Rodin)與尚.考克多(Jean Cocteau),並有拜倫.迪.梅爾(Baron de Meyer)為由芭蕾名伶尼金斯基(Nijinsky)主演的舞劇《牧神的午後》(Afternoon of a Faun)序曲所拍攝的照片。這份檔案在全世界僅存六份副本。我們欣賞完之後,為那些精美繁複的設計讚歎不已,美麗的繪圖、柔韌的紙張、精美印刷的照片與浪漫意境,我們討論是否應該複製一件。卡爾說:「我對它實在是愛不釋手,不能忍受失去它,哪怕是從我手中拿走的這一小段時間都不能忍受。」或許將來有一天,也會有人對著卡爾的攝影作品說出同樣的話。事實上,已經有人極為欣賞卡爾的作品了。

    照片:卡爾.拉格斐與安娜.莫格拉莉絲(Anna Mouglalis),於戈登.帕克斯晚宴及拍賣會活動,紐約,6月1日